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经济纵横 > 信息联播 > 正文

农场变身记——大安市原喆家庭农场的转型发展之路

2019-02-22丨来源: 吉林日报

原喆家庭农场主人寇金有和他的稻田

改造前的盐碱地,土壤板结,农作物难以生长

 

稻花香里,收获着全年的希望

站在路中间,一边是斑斑点点的白色盐碱地,寸草不生;一边是平整的稻田地,稻田地里正孕育着春天的希望。这里是大安市两家子镇原喆家庭农场的地块。这块土地所见证的蜕变,既是一座农场的华丽转身,也是大安市盐碱地改造的一个缩影。在我省西部土地整理的大背景下,伴随着改良盐碱地的进程,生态环境得到改善,种植结构得以调优,优质农产品的生产开始落地,农业增收迈向了“加速度”。

思维转向 从河套地到盐碱地

1998年,寇金有在大安市丰收镇承包了130公顷地,成立了原喆家庭农场,大面积种植水稻。在当年,这些地块都属于比较好种的“河套地”,土质不错,产量稳定,农场的经营慢慢走上正轨。

那时的寇金有没有想到,曾经让人一筹莫展的盐碱地,会成为如今的“香饽饽”。原喆家庭农场所在的大安,是一个盐碱地大县,18.86万公顷的未利用地中,盐碱地就有11.1万公顷,占未利用地面积的58.8%。几十年来,随处可见的盐碱地上,随风刮起的阵阵白烟,是人们早已习惯的生态环境。

进入新世纪以来,情况发生了改变。2006年,总面积2.33万公顷的大安灌区建设正式开工。历时6年,到2013年,已建成131座各类建筑物。通过这一工程,将嫩江的水资源引进广阔的盐碱地中,进行土地改良,整理出2.1万公顷的水田,大大改善了大安的生态环境和种植条件,为种植结构的调整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随着盐碱地改良的前景成为现实,位于两家子镇的475公顷盐碱地,开始寻求耕种者。

经过15年的家庭农场经营,正需要扩大种植规模的寇金有,看中了这片盐碱地的潜力。

可是,家人不太支持他的想法。当地老百姓有句话,叫“有仇不用报,劝你种水稻”,就是形容在盐碱地上种水稻的难度之大。种种困难,寇金有不是没有想到,但他说:“我相信国家的科学技术,盐碱地要是不出水稻的话,国家不会出这么多钱来改造盐碱地的。”

市里给出的承包价是每公顷1750元,5年一交钱,30年不变。这个政策,大大减轻了寇金有的经济负担,让他觉得,应该拼一次,去调整农场的发展方向。

2014年,原喆家庭农场正式在两家子镇扎根落户。有了引进田间地头的嫩江水,寇金有咬咬牙,把农场经营多年的积蓄,大笔大笔地投进了盐碱地里。

科技助力 从绝收年到丰收年

几年前,家住附近太山镇的伞海波来到原喆家庭农场工作。恰逢农场刚刚开始试验盐碱地的改造。

看到白花花的盐碱地,伞海波不太相信这里能长出水稻。刚干了几天,他就向寇金有要工资,“怕稻子出不来,你不给我开工资呀!”

寇金有倒是不怕,他心里有底。2014年,他投入300万元,种了20多公顷实验田,扬完肥料,就开始插秧。然而,到了秋天,只结出一些小稻穗,穗上只有几个粒,“购置的收割机都用不着,水稻长得不像样”。他请教了专家和技术人员,用60袋脱硫石膏改造了0.07公顷地,效果很好,田里的水变得清澈了,水稻苗也茁壮生长起来。

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,从2015年开始,农场大面积使用脱硫石膏,进行盐碱地改造。伞海波眼看着数千吨的脱硫石膏被撒进了广阔的盐碱地里。光是一公顷地的改造成本,就要5万元。

寇金有说:“改造盐碱地,不是一年就能改成的,技术都是逐渐摸索的。农场也走了不少弯路,现在改造一公顷地,能比原来省2万元,3万元就能改造出来一公顷地。”

随着改造技术的逐渐成熟,产量也逐年攀升。2016年,农场的200公顷地都具备了水稻种植条件,当年秋天产了60万斤水稻,每公顷产二三百斤。2017年,水稻产量达到了200万斤。经过数年的土地整理和基础设施建设,到2018年,绝大部分的盐碱地都已改造成功,进水农渠和毛渠全部实现了管网覆盖,共投入1.5万吨脱硫石膏,种植面积达到了400多公顷,产量近410万斤,每公顷产水稻达到1万多斤。

随着种植面积的逐年增长,农场用工量也越来越大,每年都能解决150多人的外出务工问题,发出的劳务工资达140多万元。伞海波的收入也上涨了,一个月能赚到4000多元,过上了安定的生活。

品牌升级 从普通米到优质米

昔日盐碱地,今朝稻花香。“你这地,整成了!”赶牛经过的村民对寇金有竖起了大拇指。

但他明白,地里还有些“小毛病”,“2018年,地里有的地方还疙疙瘩瘩的,机器没深耕进去,地特别的硬,稻子扎不了根,就没有产量。”

今年,原喆家庭农场要把这些问题一并解决,深耕15厘米至20厘米,把往年浪费的田地都利用起来。寇金有掰着指头,算出了数字:“今年产量,我看增加个200万斤,没有问题。”到2019年秋天,这片由盐碱地改良而成的稻田,将达到稳产、丰产状态。

当产量不再成为主要问题,稻米的质量将直接决定农场未来的发展。

伞海波告诉记者:“同样的稻种,河套地种出来的大米口感,跟这边盐碱地种出来的没法比。”经盐碱地改造的处女地,未施用过化肥,地力很健;随着种植年头的增长,烂在地里的水稻根越多,有机肥就越多,土壤会越发肥沃;天然含碱的土地,又会产出独特的弱碱米,煮出的粥又黏又滑,口感良好。

种种优势,使寇金有下定决心,要在这块地上,发展优质水稻种植,打出“品质牌”,做出自家弱碱米的品牌。

依托种植规模扩大的基础,原喆家庭农场成立了自己的米业公司,创建了自己的大米品牌,销往全国多个省市,取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。2018年,销往深圳的大米,卖出了每斤60多元的高价。

截至目前,原喆家庭农场已有52栋育苗大棚和1座日烘干量400吨的烘干塔,并完成了大米加工生产线的建设,每日加工量可达30多吨,年生产销售大米达1000吨以上。负责生产线的工作人员介绍:“这条生产线能加工多种大米,要抛光的精米也有,要不抛光的糙米也行,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不同需求。”

从2014年起,农场就已引进国内外大型农机具,实施全程机械化的种植,采用科学的田间管理技术,提高生产效率。

现在,农场实现了产业链经营,成为集粮食示范种植、收购、烘干、加工、销售、仓储、物流于一体的农业产业化企业。面向未来,寇金有怀着更多的打算:“今年已经加工了200多吨米,销售出去了。但这是不够的,生产规模要逐年扩大,大米品质要进一步优化,让市场去认可。” 记者 刘佳宁


责任编辑:蔡彦霞

一周推荐

24小时热闻

高端访谈

频道推荐

品牌吉林